不善社交的支付宝决定做一名安静的美男子

近来一段时间,支付宝高层多次明确表示,支付宝不做社交。借此支付宝希望向用户、向公众表达一种声音:从此之后,支付宝不会再在社交上和微信较劲,而是选择扬长避短,突出自己本身的个性,做用户真正需要、且想在支付宝上获得的服务。

一直以来,外界观点认为,多年以来阿里一直放不下社交情结,可谓“社交虐我千百遍,我待社交如初恋”。从旺信、来往到钉钉,阿里巴巴在社交领域费了不少心思。

然而,被阿里作为社交主阵地的支付宝,在刚刚过去的去年年底,连出两个负面新闻。再加上6.1改名的争议,都和社交有关。阿里做社交屡败屡战,和腾讯做电商屡败屡战相映成趣。

社交分陌生人和熟人,微信是熟人社交,支付宝和微信争的是熟人支付和线下支付两个场景,显然熟人之间的支付行为,更加紧密地依托于熟人社交而不是个人财务。在这方面,微信支付放弃一些市场份额,换得收益最大化。

在线下支付场景方面,支付宝也略有劣势。线下支付场景不是线上支付的次场景,频次受到移动端打开频次影响。微信支付依靠的是粘度,而支付宝依靠的是补贴。然而,纯补贴是不能对抗粘度的。

由此就能理解阿里的社交焦虑了。但是支付宝一直以来在社交上的动作,基本上都是针对腾讯的所做出的条件反射。比如腾讯前段时间推出小程序之后,传出支付宝小程序也将上线的消息。

支付宝小程序开发者工具页面截图

如果阿里对腾讯总是条件反射,会让吃瓜群众认为阿里在对腾讯亦步亦趋,更何况阿里在社交方面一直没有成绩。

于是掌握着海量陌生人交易数据的支付宝,又选择从陌生人社交突破,结果被党报新华社公开批评。

支付宝过年期间集五福活动,一直被认为是阿里为圆社交梦的又一举措。对此,支付宝春节红包项目负责人冠华回应道:“外界总觉得支付宝想在社交上突围,但支付宝很早就决定不做社交。”

即便嘴上这样说,支付宝的玩法已经证明一切。很多人为了集齐福卡,在支付宝上添加了通讯录好友,从而实现了熟人社交。另外,支付宝今年还采用了AR实景红包的新玩法,使用户通过红包地图寻找陌生人的红包,进而加为好友。

支付宝实行班委制之后,阿里巴巴合伙人兼副班长的倪行军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所以,在经历 2016 年所有事情之后,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感到沮丧,我觉得很开心。包括今天班委我们坐在一起讨论,我觉得有时候特别开心的地方在于说,忘记竞争啊、高频啊这些东西,安安静静的定下心来,回到用户价值这个基本点。”

主席讲战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支付宝也许不该和微信拼社交,而是以重制轻,做好自己的老本行。

在支付宝的老本行金融方面,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自然垄断加行政垄断,稀缺资源就像大IP,卖一个少一个。支付宝是中国第三方在线支付的先驱,尤其是近几年在与微信支付的激烈竞争中,甚至共同推进了中国的移动支付体验在国际上都非常领先。已经快到青春期的支付宝,就专心深耕自己的老本行,静静地做个BAT大佬,可能反而更有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