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吃”罚单 第三方支付监管升级

对大部分支付机构而言,要想生存就必须找到新的增长点。眼下,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正在积极调整业务方向,一方面通过拿牌进入征信、小贷、理财领域,建立资源互享、资金互通的综合金融集团;另一方面跨境支付成为诸多支付机构的探索重点。

当监管层的“紧箍咒”再次逼近,第三方支付公司使出浑身解数调整应对,只为跟上合规步伐。从最初的持牌收编、实名制、账户分类、限额交易到风险整治、备付金集中存管,第三方支付机构进入由乱而治阶段。然而即便如此,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依然铤而走险,不按规矩出牌,罚单不断,续展和保牌压力增大。

接连被罚

2017年伊始,第三方支付机构陆续收到央行开出的罚单。例如,北京银通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客户备付金相关管理规定,被罚款6万元;海尔集团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快捷通”因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未按规定公开披露相关事项、违反业务管理规定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等行为,被罚款7万元。

随着行业监管措施落地,第三方支付机构体验到前所未有的监管压力,稍不留神便触及红线。以北京地区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例,仅去年8月到今年1月,便有10家支付机构“吃”了罚单,罚款金额从几万元到千万元不等,最大的一笔罚没金额为5296万元。如此密集受罚,让业界颇感震惊。

综合来看,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主要涉及违反备付金相关管理规定,比如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有些甚至出现挪用备付金的情况,导致失去运营资质。此外,部分支付机构违反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预付卡业务管理以及相关清算管理。

浙江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称,近段时间第三方支付机构接连受罚,除了触及备付金管理红线,还有违反反洗钱相关管理规定、接口外放,以及涉足贵金属、赌博等违法交易。如果被查,除了罚款,部分支付机构面临收缩业务范围、暂停接入新商户、批评整改等惩罚。

新金融记者注意到,在首批27家、第二批12家(其中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被注销)第三方支付机构成功续展后,第三批53家支付机构中,有47家的支付牌照获得正常续展,但其余公司则出现部分支付业务或全部业务未取得续展的情况。例如,上海德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和现代金融控股(成都)有限公司业务范围变窄,前者在安徽、青海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被叫停,后者则被责令停止吉林、青岛两地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该批次中唯一一家不予续展的机构上海通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行为而不幸丢牌。

按续展有效期五年来算,今年6月,第四批支付机构将迎来续展考验。据业界披露,在第四批支付机构中,已有10家受到11次罚款,罚金超过100万元,续展形势并不乐观。

业内人士分析,现在监管部门查得越来越严,一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便毫不留情,直接没收违法违规所得,开具罚单,影响后续续展工作。此前已有第三方支付机构撞上枪口,导致续展失败。有了前车之鉴,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业务规范化方面着实需要下番功夫。

寻找增长点

第三方支付屡次受罚,引发业界极大关注。业界分析,这与行业监管升级不无关联。今年1月以来,监管层多次“亮剑”,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管理提出集中存管要求,明令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账户应开立在人民银行或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此外有消息称,央行针对支付机构还将进行反洗钱分类评级管理,并要求在今年2月28日前报送。

从今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备付金必须进行集中存管,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且没有利息收入,此举对备付金或沉淀资金规模较大的支付机构损失较大。

相关信息显示,支付大鳄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备付金规模高达1600亿元和1500亿元,占去行业七成备付金总量,若按网络支付业务A类标准的12%交存比例计算,两家需要交存备付金192亿元和180亿元。而备付金和沉淀资金一直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谈判的重要筹码,如此一来,两大支付机构与银行合作的议价能力明显减弱。

更为紧迫的是,那些依赖备付金利息生存的支付机构,过去放在银行自然生息便是一大收入,而今不得不找寻新的生存之道。

“在支付行业,若单纯依靠支付手续费生存,利润较低,很难实现盈利,除非做到行业前几名取得规模效益。”前述浙江一家支付公司相关负责人坦言,如今行业监管形势趋紧,加上之前跟P2P合作的存管业务被迫全部终止,前期耗费大量成本无法收回,留下财务窟窿。可以说,在260多家支付机构中,盈利的不过10来家,大部分都在生死线上挣扎。

对大部分支付机构而言,要想生存就必须找到新的增长点。眼下,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正在积极调整业务方向,一方面通过拿牌进入征信、小贷、理财领域,逐步建立资源互享、资金互通的综合金融集团;另一方面跨境支付成为诸多支付机构的探索重点。

“去年跨境支付交易量做到了250亿元,已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一家正在转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称,目前行业中大约有20多家支付机构获得跨境支付牌照,市场空间很大。不过,每个国家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要求和行业规则不同,支付机构必须提前谋划,做好人员配置和海外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