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亿财富没了,昔日内地首富又接坏消息,他要被踢出董事会

他曾在2015年以1600亿元的身家荣登中国内地首富,而随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财富却蒸发了1200亿元,他就是李河君,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而让他陷入财富缩水尴尬的正是在港上市的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这家来自内地的环保能源企业从2015年5月20日停牌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时间,如今终于迎来了复牌曙光。

1月23日,香港证监会公布了汉能薄膜发电复牌的两大必要条件。而值得关注的是,香港证监会的其中一项就是要求汉能创始人李河君不得再参与公司的管理。

这对“新能源大王”李河君意味着什么?这两年他又经历了什么?

股价暴跌打开潘多拉魔盒

事实上,从2014年底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开始出现快速拉升,股价一度从一块多港元上涨至了最高的9.07港元,市值一度达到了5800亿港元。

剧情在2015年5月20日发生转折,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当天开盘的一个半小时内就暴跌46.95%报3.91港元,几乎腰斩,随后公司股票停牌。根据李河君所持股份计算,其身家在这一个半小时内瞬间蒸发1167亿港元。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曾以《就在今天,他的身家蒸发了900亿》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

然而暴跌和停牌只是一个开始,随即推倒了一系列的多米诺骨牌。

2015年5月28日,香港证监会声明称已经在对汉能薄膜发电进行调查。随后在7月16日,汉能薄膜发电也公告宣布香港证监会已在7月15日指令香港联交所暂停汉能薄膜发电的股票买卖,并透露出香港证监会关注汉能薄膜发电的持续经营能力和能否及时向市场提供最新的消息。

2015年7月16日,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宣布将汉能薄膜发电剔除出一系列恒生分类指数,也就是说汉能薄膜发电被剔除出了港股通标的,内地投资者将不能从沪港通渠道买进汉能薄膜发电股票。

随后在2016年3月31日,汉能薄膜发电公布了其2015年的年度业绩,在该份报告中曝出汉能薄膜发电在2015年巨亏122亿港元。更值得注意的是,汉能薄膜发电的商誉净值从2014年的79亿港元减至0元,连同固定资产减值及无形资产减值,三项减值取得的亏损达到了96.55亿港元。

2016年5月20日,也就是遭遇“5·20暴跌”一周年之际,汉能突然宣布高层大范围人事变动,以汉能薄膜发电董事会主席李河君为首的公司高层相继离职,李河君辞任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还有董事会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Dai,FrankMingfang及董事会副主席冯电波也辞去职务。

香港证监会:想复牌?得先开除4名董事

香港证监会在对汉能薄膜发电进行长期调查后,于2017年1月23日发出了一份《证监会寻求法庭对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前任及现任作出命令》的新闻稿。

根据新闻稿内容,香港证监会在23日在原讼法庭展开法律程序,寻求对汉能薄膜发电前主席李河君及现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赵岚、王同渤、徐征、王文静作出取消资格令(取消某人担任董事的资格或令某人不得直接或间接参与任何发团的管理,最长为期15年)。

同时,香港证监会寻求法庭颁令,要求李河君督促汉能薄膜发电的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控股”)或相关公司支付多份销售合同结欠汉能薄膜发电的所有未偿付应收款项。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根据汉能薄膜发电2016年7月发布的公告显示,截止2016年6月30日,汉能控股及附属公司欠汉能薄膜发电应收账款28亿港元。

香港证监会指出,李河君及上述4名董事没有对汉能薄膜发电依赖向其关联方、汉能控股及其关联公司销售太阳能电池板生产系统,作为其主要收入来源的业务模式的可行性提出质疑,也没有采取措施,以追讨应收账款,因为他们把上述关联方的利益置于汉能薄膜发电的利益之上。

最后香港证监会提出汉能薄膜发电要想复牌,必须要做到的两项条件:

第一是,李河君及上述4名董事不会就有关法律程序和香港证监会申请取消他们担任董事的资格提出抗辩,以及李河君同意不会就香港证监会申请法庭颁令,要求他督促及保证支付应收账款提出抗辩(李河君是汉能控股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第二是,刊登一份披露文件,当中须提供有关汉能薄膜发电的活动、业务、资产、负债、财务表现及前景的详细资料,以解除香港证监会暂停汉能薄膜发电股份买卖的疑虑。

李河君的“救赎”

面对自我财富的大幅缩水、旗下上市公司的长期停牌,李河君也是在积极自我“救赎”。

首先汉能控股在太阳能上面还是在持续发力,其次在新的领域也在做积极的尝试。 汉能控股在2016年7月2日发布了Hanergy Solar 四款全太阳能汽车。发布会上,李河君亲自驾驶高调亮相,并在主题演讲中,李河君回顾了一年来的困难与收获。

此外,在2016年上半年汉能薄膜发电收入32.96亿港元,同比上涨55.6%;同时净利润达到了8.2亿港元,实现了同比扭亏为盈。

汉能薄膜发电现任董事会主席袁亚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上任以来,我和董事会所有成员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积极配合证监会的工作,竭尽所能推动公司尽快复牌。同时不断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努力提升公司经营管理水平,维护公司和广大股东的整体利益。”此外,他还指出,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汉能薄膜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变革,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而李河君和汉能薄膜发电能否完成“救赎”,我们只能通过时间来判断。